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ORF反垃圾邮件系统

邮件服务器-邮件系统-邮件技术论坛(BBS)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tarian

[搞笑文字] 我要抢银行--------很搞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25.
老师和我一起下的车。
到了医院门口。
她要去检查一下,因为不舒服。
不肯告诉我哪里不舒服。
一定不是好病。
你先进去吧。我说。
可别传染我。心想。
“那成,我先进去了。”她挥挥手说,“回头联系。”
我点了一支烟。
先熏掉老师带来的香味。
让我能够专注思考。
小平爷爷植树有什么意义。
啪。
一只小手拍在我肩上。
沉重有力。
“那美女是谁啊?你小情人儿?”一个声音说。
吓了我一跳。
啪。
小狗子的书掉在地上。
还好小狗子的书已经很破烂了。
再摔也烂不到哪去。
嘴里的烟是绝对不能掉的。
转身一看是运动女。
“原来是你啊!”我说。
我还以为小平爷爷呢。
“看把你吓得,书都掉了。”她鄙夷的说。
“废话。”我说。
你拍我受伤的肩膀,当然会掉手里的东西。
要是拍我脖子,我灭了你。
我只拿了5颗烟出来啊。
运动女不停跟我道歉。
其间问了四遍那小妖精是谁。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26.
那是我同事。
我说。
你不好好上班,跑来这里干什么。
我问。
“人家关心你不行呀,”运动女噘着嘴说,“特地请假陪你来换药。”
我很开心。
但是我板着脸跟她说话。
不能惯她的毛病。
如果同行再出现,连累到你怎么办。
“不用怕,有我在呢。”另一个声音响起。
我这才注意到,运动女身后站着一个男人。
看男人,我通常先看脸。
因为男人的胸都一样。
好精致的一张脸。
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目光如炬。
绝对的帅气。
打着一条漂亮的领带。
穿一件风衣。
我有一种极其强烈的预感。
风衣要涨价。
“我是警察。”领带男解释着。
“所里派他来保护你的。”运动女解释着。
我谢谢他一户口本。
尾随我的女朋友来保护我。
“太感谢了。”我说。“那以后出了危险情况我就先跑了啊。”
“你不用客气。”领带说。
我揽过运动女的小蛮腰。
亲了亲她的香头发。
“那我先去换药了,”我说,“麻烦警察叔叔站岗了。”
我看到领带的脸色很差。
我应该再买把枪。
以后出来换药带着。
竞争对手太多了。
无论是抢银行业还是泡妞业。
并且这两个行业我都是新手。
所幸我入这两行的时候都穿着正确的服装。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27.
打死我也不信。
他们会专门派个警察来保护我。
现在公务员队伍这么缺人。
那么多公务没人做。
我送运动女回去上班。
小保安用奇怪的眼神盯着领带看。
“是个**,”我小声跟小保安说,“跟了我们一路了。”
“哥,我帮你报警吧。”小保安小声跟我说。
“不用了,”领带说。
掏出证件在我们面前一晃。
“我就是警察。”得意的说,“便衣办案。”
我怀疑他掏的是借书证。
因为他迅速的揣了回去。
反正我是没看清。
看清了我也不认识。
老子良民一个,从来没见过警官证。
好像也没见过借书证。
出了营业厅。
“李先生,那我就先回去了”领带说。
“不是要保护我么?”我问。
“我的职责是保护您换药期间的安全。”他说,“您换了药就快回家吧。”
如果运动女不陪我换药,鬼知道你会不会来保护我。
“您真会开玩笑。”他优雅的一笑,摆摆手走了。
突然电话响起来。
“李老师。”那边传来嘤嘤的哭声。
“打错了。”我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电话又响了。
我一看屏幕。
显示刘菁。
原来是这个家伙。
还真以为我是老师啊。
居然还自作主张在我的手机里输入她的名字。
这女人真让我讨厌。
因为我都不懂怎么输入电话簿的。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28.
我又回到了医院门口。
我讨厌医生和护士。
我小的时候智商很高。
大家有不懂的问题都请教我。
“大宝啊,四乘以五等于多少啊?”
我就告诉她。
等于二十一。
心想这护士真笨。
呲!
针头扎到我屁股上。
所以后来有人请教我的时候,
我都条件反射的先捂住屁股。
这个习惯直到二十岁才改掉。
因为二十岁以后生病都不去医院的。
并且也没人向我请教问题了。
所以我很讨厌刘老师约我在医院见面。
但是我答应了人家。
以后要互相帮助。
老子现在有信用卡。
刘老师一看见我。
呜哇。
哭得稀里哗啦。
“我怀孕了。”她说。
“谁的?”我问。
旁边过去一个斜眼睛看我们的老太太。
“我找不着他...”她继续哭。
边哭边啰嗦一大堆。
又是一个被男人玩弄的女孩。
有什么可哭的。
应该去上吊。
我以前的老师都是这么做的。
我刚刚先后拉着三个护士的手叫老师。
所以刘老师只是跟一个不认识她的人哭诉。
现在的老师太不敬业了。
“你先别着急。”我说,
“我认识一个写程序很厉害的人,我叫他写个程序帮你找人。”
“真能找到么?”她突然不哭了,瞪大眼睛问我。
水灵灵的眼睛。
“当然能找着,你知道狗狗不?网上的,一搜一大堆,”我说,
“高矮胖瘦随便你挑。”
她破涕为笑。
“谢谢你李老师。”
谁他妈是李老师。
你才是李老师,你全家都是李老师。
我这也算做了好事不留名吧。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29.
现在的女孩子真单纯。
别说玩弄你感情的男人了。
我这个傻子说话你都信。
程序员能帮你找着孩子他爹?
他连女朋友都找不着。
怎么可能找得到别人。
何况还是找个男的。
“孩子他爹是个男的吧?”
想到这里,我问刘老师。
“你别逗我笑了。”刘老师说,
“我已经感觉好多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到了学校宿舍。
我看了一眼电话。
有电。
足够一会儿打电话叫小狗子接我回家的。
现在的孩子就是幸福。
老子上学那会儿。
学校都不让带手机BB机。
想想也对。
老师都没有这么高级的配置。
凭什么你有。
“狗子我来接你了。”我打电话跟小狗子说,
“你到老师宿舍来找我。”
后来是姐夫开车过来接的我。
据说问了四次路才找到教师宿舍。
路痴。
我骂他。
姐夫皱了皱眉,没还口。
毕竟我是好心来接小狗子的。
“你伤好了赶紧找个工作吧,别天天没事闲的到处瞎逛。”姐夫说,
“你这德性我怎么放心把倩茹交给你。”
“不放心我,你就交给你们局长儿子好了。”我说。
“哎,那我就放心了,就这么定了啊。”他立刻高兴起来。
他儿子在旁边,所以我给他面子。
没有狠狠打他一顿。
“你们局长儿子长什么样儿啊?”我问他。
“大高个儿,浓眉大眼,有点黑。”姐夫说。
“哦,”我说,
“我见过他。”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30.
周五晚上。
姐夫说带我出去吃点好的。
有助于伤口恢复。
姐姐和运动女在家辅导狗子功课。
姐姐守着游戏机。
运动女守着电视。
姐夫点了一大堆海鲜。
然后告诉我海鲜是发物。
受伤的人不能吃。
还告诉我少抽点烟。
“吃蘑菇,对眼睛好。”他说。
去年他还说吃芹菜对眼睛好呢。
我总结出一条规律。
凡是对眼睛好的姐夫都不爱吃。
“宝啊,”姐夫醉醺醺的时候说,
“不是姐夫不仗义。”
“哪个当哥哥的不希望妹妹生活过的好。”姐夫叹着气说,
“我以为局长的儿子精神有问题,所以想借你的手把他挡开。”
“没想到人家好好的。”
“你要是也心疼倩茹,为了她好,你就放手吧。”
“你看看人家局长家。”
“要吃有吃要穿有穿。”
“人家公子像模像样。”
“你再看看你。”
“身无分文无所事事,住着你姐夫我的房子。”
“还不给房租。”
“今天吃饭也是我结账对吧?”
“你有钱吗?你就说你现在有钱结这个账吗?”他戳着我的脑门说。
我突然想立刻去抢银行。
但是我冷静的忍住了。
因为警察就在我身边。
而且银行现在下班了。
“姐夫知道你也不是真心喜欢她。”
“千错万错都是姐夫的错。”
我说我理解。
我知道你对我是恨铁不成钢。
对运动女是真挚的兄妹之情。
如果我是运动女的亲哥。
我也一定不会同意她嫁给我。
因为近亲不能结婚。
然后我咕咚喝下了一杯二锅头。
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31.
我是被运动女叫醒的。
头好疼。
我一睁眼她就劈头盖脸给我一顿训。
因为我昨晚回来就死活赖在她床上不走。
害得她只好睡客厅。
还要洗床单。
虽然我吐的不算多。
狗子在一旁喊饿。
找你妈喊饿去。
老子绝对不供你吃饭。
有种你开枪打死我。
不敢吧。
我就知道你没子弹了。
“嫂子临时有事出差了。”运动女说。
“你是我的妞。”我说,
“应该跟着我叫她姐姐。”
管你哥叫姐夫。
“我哥哥兼姐夫也接了个电话,执行任务去了。”运动女解释说。
我暗暗佩服姐夫。
不愧是当干部的。
喝那么多酒,说执行任务就执行任务。
要换了我,
得多派四个人抬着我去。
公务员的胃节省了多少人力资源开销啊。
姐姐走的匆忙,饭也没来得及做。
因为她负责的项目出了大问题。
她手下的一个年轻的女销售人员把别的公司的领导脸给抓花了。
运动女告诉我,姐姐说也不怪那个销售。
那个领导只有面对姐姐的时候才会正常的谈商务。
因为姐姐人老珠黄。
运动女说今天她做饭。
然后拉着我和小狗子去菜市场。
“咱们做个菠菜汤,炖个鸡翅”运动女说。
然后叫我看见菠菜的时候指给她看。
于是我告诉小狗子,
把裤腰带再勒紧点。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32.
“来几颗菠菜。”我对卖菜的大哥说。
“一家三口出来买菜啊?”大哥笑眯眯的说。
我讨厌卖菜的时候没事找话的人。
好像生怕光谈价钱显得他很市侩。
你自己还不是一家三口出来卖菜。
你女儿当街小便的时候,你老婆忙的都没空给挡一挡。
你都不知道去电影院对面的豪华大楼门口静坐一下。
说你快活不下去了。
回来也有条件领个残疾证。
就知道斤斤计较的假装幸福。
“不是,这是我妹妹。”我说,
“这小兔崽子算是我儿子。”
“诶哟大哥,”卖菜的一脸惊讶,“那您结婚可真够晚的了。”
我很想说老子不在你这买菜了。
要不是我身上没有钱。
结果他递给我一把茼蒿。
业务太不熟练了。
“我要的是菠菜。”我怒道。
老子虽然也不认识菠菜,
但总认识茼蒿吧。
涮火锅的时候总吃。
运动女踩了我一脚。
“什么叫也不认识。”她小声说。
我把茼蒿扔回去。
跟运动女说咱们去超市买。
超市的东西不会缺斤短两。
而且有标签说明是什么东西。
小狗子一脸不高兴。
运动女也一脸不高兴。
卖菜大哥脸红一阵白一阵的。
我很郁闷。
我招谁惹谁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33.
买了一盒子菠菜。
买了一袋子鸡翅。
运动女做饭。
我和小狗子玩游戏机。
菠菜没熟。
鸡翅糊了。
小狗子赢了我十六盘。
我故意让你小子的。
我告诉他。
小狗子连蹦带跳外加满地打滚。
饿死了饿死了。
一个劲儿嚷。
你小子是没见过饿死的人什么样儿。
怎么可能有力气这么闹。
生在福中不知福。
打游戏赢我的时候怎么不说饿。
他不理我。
继续打滚。
10岁的小男孩太可怕了。
有无穷的精力。
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无恶不作的执行力。
以及《未成年人保护法》。
运动女把菜倒掉。
其间我偷偷把剩下的半袋子鸡翅搁进我的冰箱。
也不算偷偷的。
因为小狗子穿过楼道帮我拿过去的。
因为我告诉他我的冰箱里有香蕉。
然后我们去吃肯德基。
因为我打游戏输了,所以我请客。
运动女掏钱。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34.
运动女带着我和小狗子去游乐园玩。
过山车。空中轮盘。
我强忍住没在天上吐。
万一吐自己一脸怎么办。
运动女就嘲笑我。
脸都变颜色了。
有什么好笑的。
变色龙还变呢,就不许老子也变。
还不是因为你哥你姐夫和他爹昨晚上灌我喝那么多酒。
我一个喝三个啊。
后来我只看着他们俩玩。
看着都想吐。
小狗子玩累了。
到家就睡着了。
连脚都不洗。
可能是因为他根本没脱鞋。
运动女很沮丧。
说自己太笨都不会做菜。
我很想说这不怪你。
我刚毕业的时候也不会做菜。
并且现在也不会做。
但是我想起了姐夫。
于是我板着脸说。
“我倒了八辈子的血霉认识你。”
啪。
一巴掌扇到我脸上。
太没素质了。
打了我却自己哭起来。
都像你这样儿的警匪片儿没法演。
“憋回去,”我说,“吵醒狗子怎么办。”
咣。
一脚踹在我肚子上。
滚蛋。
她哭着骂。
滚蛋就滚蛋。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于是我就回到了对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邮件技术资讯网    

GMT+8, 2021-1-17 14: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本论坛为非盈利中立机构,所有言论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论坛立场。内容所涉及版权和法律相关事宜请参考各自所有者的条款。
如认定侵犯了您权利,请联系我们。本论坛原创内容请联系后再行转载并务必保留我站信息。此声明修改不另行通知,保留最终解释权。
*本论坛会员专属QQ群:邮件技术资讯网会员QQ群
*本论坛会员备用QQ群:邮件技术资讯网备用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